我是歌手》节目视觉要素分析

我是歌手 2019-01-10 10:53:18

  视觉文化的兴起,让电视在节目制作中越来越注重视觉元素的包装和设计。《我是歌手》节目作为一档精心制作的竞技类真人秀,通过大胆的灯光设计,展现了我国综艺节目中难得的高水准的舞台美感。节目的视觉识别设计则与节目定位相配合,以大气简洁为主,同时在细节上不乏创意。另外,还充分发挥真人秀节目的优势,真实记录日常,营造“临场感”和真实性,使节目更丰富和富有趣味性。

  《我是歌手》2013年底登录国内荧屏,其被定位为国内首档顶尖歌手音乐对决真人秀,该节目引自于韩国MBC的专业歌手真人秀节目。现已四季,节目内容受到广泛关注,收视率居高不下。精良的制作也得到了业内专业人士的认可,是当前电视荧屏的优质节目代表。2016年4月8日周五晚间,《我是歌手》歌王之战(正片)全国网收视1.49/5.86%,位列同时段省级卫视第一。

  《我是歌手》节目的成功来自于幕后团队的精良制作。其中就包括在视觉上的创意设计。视觉是大众中最具情绪感染力和渗透力的信息形式。本文将从电视节目视觉主要要素对《我是歌手》节目的视觉特点进行分析,包括舞台灯光设计、视觉识别系统和影像画面等。

  节目的舞台和灯光是节目最重要的基础部分,是电视综艺节目视觉设计必不可少的元素。舞台与灯光相配合,可以营造氛围,凸显主题。其色彩以及线条的运用为整个舞台带来不同的视觉表现,因而刺激观众不同的情绪来呼应舞台表现。很多节目的主题展现依赖于大屏幕,而《我是歌手》节目在这一点大胆创新, 以整个舞台叙事进行光的搭配和设计。大大提升节目美感,为观众带来视觉上的愉悦和震撼。

  首先是对于仪式感的烘托。在节目画面中,歌手登台都是在多束亮色灯光集中照射下,起到引导观众视线的效果,让观众产生较高的期待感和仪式感,将观众积极性调动起来。这一出场方式区别于韩国原版节目中歌手直接出场的方式,是湖南卫视版《我是歌手》的创新之举。

  其次是灯光和音乐的配合。作为一个歌唱类节目,对于音乐效果的表现和烘托贯穿在节目各个方面。在歌手演唱环节,舞台灯光会根据现场不同的音乐进行调整,以配合其完成歌曲的跌宕起伏,引导观众情绪。灯光还会根据节奏变化,在曲风较为平静时,用柔和的灯光引导观众静静聆听。在音乐达到时则设计部分闪烁的灯光,助燃现场气氛[1]。

  最后是灯光的色彩。《我是歌手》的灯光色彩多选择正式、大气的单色灯光,同时配合演唱者的歌曲风格和服饰搭配,对舞台上的视觉呈现进行整体的色彩设计[2],选择合适色彩,形成视觉刺激。在色彩表现上既和谐明丽,又与节目高端专业的定位相符合。

  从节目制作的角度来看,一个完整的电视节目除了前期的节目策划和中期的拍摄,还要进行后期的包装,建立节目的视觉识别系统。其中主要包括节目的Logo、角标、片头、片尾、字幕等。

  Logo是一种具有特定传达功能的图形艺术,它借助直观的视觉形象,向受众传达特定的、文化和,使受众可瞬间对它做出识别和判断[3]。

  《我是歌手》Logo(以第四季为例)以金色和绿色为主色彩,既与冠名商的Logo相呼应,也表现了精致大气的节目形象。Logo主造型以数字“7”为原型,强调了节目中7位歌手的主体地位,体现了对歌手的重视,强化了节目的定位。整体造型简单大气,色彩鲜明,有很高的辨识度。角标也是节目的重要形象标示,常出现在节目画面的右下角。《我是歌手》的角标主要以节目名称和冠名商名称交替的动画效果出现,变换的效果有助于吸引观众视觉,强化品牌记忆。

  片头位于节目的开始,是观众最先看到的画面,展现着节目的整体形象,方便观众快速了解。《我是歌手》大部分的节目片头采用上期节目回放的形式,作为一档以竞赛为主要内容的节目,这样的片头能观众的观看经历,从而更加了解本期节目的赛程。在每一季《我是歌手》的总决赛上,则会特制精美宣传片作为片头,每一季的片头宣传片各具新意和创意,第三季的总决赛片头以“听觉与音乐”的角度出发,第四季则采用了歌手独白的形式。总体多以歌手作为主角,文案精巧细腻,音乐的美好,主打人文情怀。

  节目片尾一般是主创人员字幕的滚动播放,是对电视节目的版权说明。为了留住观众同时延长节目时间,《我是歌手》节目在节目即将结束时对画面进行分割,将节目内容、字幕滚动和广告互不影响,同时播放,播放完毕后落幅在台标上,突出频道品牌。

  字幕在一个节目的视觉识别系统的包装过程中,不容忽视。在《我是歌手》这样一档紧张的歌唱类竞技节目中,搭配简单有趣的字幕,缓和节目气氛,营造轻松、自在的氛围。尤其在对歌手个性塑造和歌手间良好互动的展现上,字幕发挥了重要作用。字幕组抓住歌手特别的个人习惯或者在特定场景下的趣味表现,如口误等,为他们赋予风格化标签。既突出了人物个性,也为节目的提供了绝佳的话题。这些字幕区别于传统的台词解释,更具有趣味性和个性化色彩。看似杂乱无章,但都围绕统一的节目定位和歌手形象展开,使节目中的人物形象更亲近丰满,让年轻受众在观看时产生共鸣,把握住了节目收视主力军的心理需求。

  《我是歌手》作为一档竞技性真人秀节目,虽然只有总决赛是直播,之前的竞演都是录播,但节目的现场性并没有因此减损。这是因为《我是歌手》在画面呈现上充分调动了真人秀的特性和优势,利用多角色同时叙事的方式,通过多机位拍摄、线性切换和非线性剪辑,改变了传统的观众固定的视角和思维逻辑,通过多机位画面切换,真实记录营造出临场感。

  《我是歌手》以歌手在舞台上的演唱为节目主要看点,同时也加入对节目中出现的不同角色的采访内容。如:赛前对参赛选手准备情况的采访;表演前选手对于自己选歌原因的阐述;表演之后专家顾问团对歌手演出的评价和对编曲的解释;在表演结束后对现场观众感受的采访以及参赛歌手们在等待名次过程中穿插自己对排名期待等[4]。

  这些采访内容补充了舞台表演无法展现的内容,帮助观众了解歌手的想法,对歌手心理的表现加深了普通观众对与演唱的深层次理解和感受。另一方面,采访内容的穿插为节目带来节奏变化。节目时将采访与表演内容结合,跨时空视频素材拼接,使节目看起来节奏紧凑、临场感强。

  在《我是歌手》的表演歌手演唱时,呈现的画面不仅是舞台上的歌手,还插入了许多观众的镜头。在节目画面上,人们可以看到现场观众随歌手演唱而哼唱,或者闭着眼睛融入歌曲的意境,甚至有观众受到现场气氛感染落泪的镜头。这些展现观众状态的镜头,既体现了现场歌唱演出的精彩和动人,也拉近了屏幕前的观众与现场舞台的距离,让观众有“身临其境”之感,观众的情感认同。国内的电视综艺节目画面多以舞台为主,《我是歌手》对于观众状态的展现被认为是创新之举。

  在《我是歌手》节目中,现场观众不仅是观赏者,还是决定歌手排名的评审者。对于观众的特写镜头,直观地展现了他们聆听的状态,从听者的反应侧面展现现场舞台的魅力。同时也体现了对“大众评审”这一身份的重视,和对以现场观众为代表的受众主体地位的认同。

  每一期《我是歌手》的时长约为120分钟 ,而每位歌手仅演唱一首歌曲,舞台上的演出时间有限。除了采访内容外,节目还有部分的时间在记录歌手排练或选择歌曲时真实的自然状态。于是,我们在的节目画面上看到了竞演之外歌手们选歌的纠结、比赛前的紧张情绪、在彩排时和现场乐队反复沟通、对于踢馆歌手的紧张和期待、对于演唱顺序的忐忑等。通过纪录这些自然状态和真实表现,不着痕迹地起到了保持节目真实性和可看性的双重效果[5]。

  《我是歌手》作为一档真人秀节目,对于日常化状态的纪录是“在场感”的体现。这使其区别于一般的音乐类表演节目,观众不再只看到歌手在舞台上几分钟的演唱,更了解到演出背后每个阶段的故事。发挥了真人秀这一节目形式的优势,也更容易让观众有更多情感投入。

  在电视节目制作领域,视觉化趋势日益明显。这与新时代受众逐渐养成的观看习惯直接相关:相较于文字,更偏好直接的视觉刺激。可以肯定的是,越来越多的节目制作资源将投入到视觉这一领域。但同样毋庸置疑的是,节目内容才是电视节目的灵魂所在。《我是歌手》节目组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例,用精致大气的视觉包装吸引观众,再以真诚用心的节目内容留住观众。既在视觉上有了全方位的包装,也对节目制作的各个环节做了精细的考量。

  保罗·M·莱特斯在《视觉:图像载动信息 》中将视觉的过程作为人类感觉——理解——加工的过程,并解释道:“视觉既要依靠眼睛,也要借助大脑,使大脑让人接收到的信息有了意义。对于身处全中的年轻受众而言,有一点必须谨记:在接受了无处不在的视觉刺激之后,对信息的认知和思考才有真正的价值。

  [2] .视觉和听觉的完美结合[J].新闻站线] 安若薇.电视节目的视觉样式应用与创新[J].声屏视野, 2014(12):81-82.